• 命犯麻酱?-0-

    2007-08-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ivadwj-logs/7451817.html

       前一阵出去吃火锅,上来的麻酱小料是小半碗麻酱上面漂着一层光可鉴人的油,需要自己调开。同席的一共4个人,我在大家坐定开始叙旧的时候就一直奋力地拿筷子搅啊搅啊,等到其他几个人注意到面前的麻酱时,我已经把原本看起来稀乎乎的根部不像麻酱的半碗小料搅得无比粘稠,完全是一副称职的火锅小料的样子。于是其他三个人纷纷效仿,我也乘胜追击欲图锦上添花。谁知道,意外就这样发生了——当他们3个的小料初现端倪的时候,我那碗居然出现了异常。不再是粘稠的浆糊一样的东东,而是变成一块一块的,本已调和进去的油也重新渗出来,静置一会就好像缺水干裂的大地一样一个纹一个纹的,状况那个惨啊~~看着其他3人调好的状态完美的麻酱,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只能认为是搅的时间太长了,过犹不及。美食当前,也没有多想就用那碗小料开吃了,虽然卖相难看点,不过反正东西都在里边呢,吃起来都一样。

        正所谓冤家路窄呀,今天晚饭吃麻酱面,我妈又把调麻酱这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我。除去吃火锅那次,调麻酱这工种以前我还真没接触过勒于是,我在接过麻酱的3分钟之内又一次成功地把它搞成了那种“干裂大地”的状态,我只能更加卖力地搅希望能唤回它的良知,未果。无奈之下我只能端着麻酱碗找我妈请教,她问我是不是顺着一个方向搅的,- -b我木有注意,不过以我这种不靠谱的作派,始终顺着一个方向搅的可能性比较小。结果换来痛骂“连麻酱都不会调”。然后我就继续努力调啊调,可无论如何都搅不成正常麻酱的样子。一度我看着这半碗麻酱都快哭了,苍天啊!难道我们真的八字不合吗?无奈之下我只能把它端上饭桌,等待母亲大人的审判。谁知她拿过去只搅了10秒钟,恢复正常!怎么会有这种事啊啊啊!!!木有天理啊!!!就算我一开始没注意方向,后来我可全是顺一个方向搅的啊,从力度和速度上也和我妈没什么区别,可为什么还是搅了那么久都不行呢。我以后是应该再也不碰麻酱这东西,还是应该天天练习捏T T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拜托,不知道物极必反吗,麻酱弄的太久,也是要分的。
    回复alex0531说:
    问题是俺妈刚搅了一下下就恢复原状了 打击我啊T T
    2007-08-07 22:1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