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算作了个高质量的梦

    2007-03-1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ivadwj-logs/4764896.html

        我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作篇幅较长、情节比较完整的梦了,昨天晚上终于啊~~泪奔ing……早晨醒了之后我又躺了半天把这个梦理顺,这次是比较罕见的纯情+唯美系的,为了忠实于“原作”,以第一人称来叙述吧。

        “我”是一个30岁上下的男人,有一天因为工作的关系来到了阔别多年的童年时代居住的地方。那是一栋很高很高的楼,我的面前是一个狭窄的铁制楼梯,以近乎垂直的角度通向二楼或三楼的一个小阳台,我穿着笔挺的西装,拎着公文包样式着这个既像楼梯又像梯子的铁架子,突然又变回了当年那个八九岁的小男孩。我费力地沿着又高又陡的楼梯向上攀爬,手脚并用。大人们不让我在这里玩,怕我会失足掉下去,但我还是经常偷偷跑来,因为这里人迹罕至,尤其是楼梯顶端的阳台,我把它想象成只属于我自己的秘密花园。那个阳台很小,大约一米宽两米长,向外突出着,靠墙的一面有三个门,左右两边都连着这栋楼的楼道,我常常从楼梯爬上来,然后就通过这里的楼道回家。中间的门里是一个老式电梯,就是有铁栅栏门的那种,每次开关就会哗啦啦地响一阵子。阳台上没有控制电梯上下的按钮,所以在阳台上的人是无法让电梯停下的,除非电梯里的人愿意。而一般人们又不会来这里,所以几乎看不到中间的门打开。

        我顺着楼梯一步步往上爬,长长的台阶似乎没有尽头,就在我快要到达顶端时,忽然看见阳台上站着一个男孩,他穿黑白条纹上衣,比我大几岁的样子,正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我停住了脚步。他怒气冲冲地问我,知不知道为什么电梯不在这里停,我感到很茫然,就摇摇头。他看起来更生气了,说从这里坐电梯下去,会到一个公园的后门,可以免费溜进去玩,他以前经常这样,但后来阳台上没有了电梯按钮,,他也就去不成了。“而那个人就是你,”他指着我说,“你叫人来拆走了电梯按钮,还不承认?”这时我一下子记起来了,确实是我干的,,因为不想有人来打扰专属我的领地的宁静,于是我点头承认了。那个男孩不让我登上阳台,正在僵持中,电梯门哗啦一下打开了,走出一个穿素色衣裙的女孩,大概十一二岁。她看都不看那男孩一眼,径直走过来俯下身向我伸出手,,我在她的帮助下爬玩了剩下的几级台阶。她握着我的手对我说,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那个男孩气急败坏地喊:“你们走,不许待在我的地盘上!”而我此时没有一点领地被抢走的愤怒,很开心地和女孩携手走进电梯离开了。

        我们在街上转了一会,感觉很无聊,就决定去这栋楼的顶层玩。我们坐电梯上了21楼,发现身处一个塔吊横梁的末端(就是建筑工地常见的那东西,有个高塔,最高处横着伸出一根长长的梁,可以转的,好像是叫塔吊吧),这时我的视角变成了那个女孩,我们两个也都成了十几岁的少年。塔吊在21层那么高的地方快速旋转着,我害怕极了,双手紧紧抓着铁栏杆,脚下就是火柴盒般大小的楼群。我感到身体都僵硬了,高空的烈风扑啦啦地吹动我的裙摆,似乎随时都会把我掀下去。我用余光看到旁边的男孩也使劲攀着横梁。他的手指一点点移动过来,最终触碰到我的。这使我增长了一点点勇气,我努力张开嘴,艰难地对他说,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这时塔吊停止了旋转,静止在空中,我也渐渐适应了这个高度,不那么害怕了。我稍稍活动了一下身体,却看见男孩居然双手脱离了栏杆,正在解白衬衣的扣子。我知道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长出一对雪白的翅膀,也许飞扬的衬衣衣襟会让他有飞翔的感觉吧。我担心地喝止他:“停下来,双手快抓紧!”但他只安分了没多一会就又开始冒险,这次他居然脱离塔吊慢慢向前走去,需空中仿佛有一条看不见的木板在他脚下延伸开去。他就在这21层楼高的空中,摇摇晃晃地前进,越走越远,最终和蓝天白云融为一体,看不见了……

    分享到:

    评论

  • 我点了你的名了,有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