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特赦令有感

    2009-08-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ivadwj-logs/43882252.html

        今天,我以饭桌上拙劣的表现终于赢得了主任一句特赦:“以后再也不带你出去吃饭了。”我听了简直心花怒放,这是我盼望已久的一句话啊,对我的意义堪比电视剧里听到“刀下留人!”的死刑犯。以后终于不用每次办公室有饭局我就提心吊胆生怕叫上我了,终于不用在饭桌上缩手缩脚如履薄冰回来还要接受主任一番教育了,也终于不用像面对毒药一样想尽各种办法只为少喝一口酒了XDDD

        让我们主任说起来,好像不带我出去吃饭就是对我莫大的惩罚一样,好像能被带出去吃饭就是无上荣耀的事情,是大家打破头也要抢到的美差,我实在想不出这算是什么好事。当然主任的出发点是好的,希望能多让我锻炼锻炼,但是术业有专攻,这实在不是我感兴趣的领域。要说积累人脉,像我这种办公室里的小字辈在饭桌上跟本没什么说话的份,更不可能和哪位领导搭上界了,再说我一不求他们办事二不想傍他们,所以也没兴趣和他们套近乎- -要说活跃气氛,我哪敢随便说话,不知道哪句就说错了反而把气氛彻底破坏,还是沉默是金吧。要说增长见识,世界上我没见过的事情多了,为什么偏偏要反复被训练饭桌上的见识呢?我宁愿去增长数学和物理方面的见识也不想知道究竟该怎么给人敬酒。要说能多吃点好东西,那就更不靠谱了,又不是饥荒年代,谁稀罕吃啊!

        我承认,在某种程度上,我们主任那样的生活很风光,天天饭局不断,酒桌上谈笑风声推杯换盏千杯不倒,换来的是社会各界的朋友一大堆,办什么事都能找到人开绿灯。但是这些友谊之花都是用酒精浇灌出来的,人脉旺盛的背后,我知道的是她因为喝酒太多造成的剧烈呕吐、头疼、失眠、贫血、心律不齐、体内拳头大的子宫肌瘤、充满胆囊的泥沙状结石……痛苦只有自己知道,她也不想喝,其实酒桌上的每个人都不想喝,可一旦举起杯,都装作心甘情愿的样子一饮而尽,这一瞬间,驱动他们干杯的到底是追求风光还是身不由己呢?每当看到她难受的样子,我就觉得牺牲自己的健康来换取掌握更多的财富和资源真是得不偿失,这种生活,还不如在马尔代夫海边的小餐馆里做一名服务员更让我神往,利用工作的罅隙偷眼瞄一下不远处的雪白沙滩和湛蓝海水,就比没事在家数钱玩美上百倍。

        人真的很奇怪,既然每个人都不愿喝酒,都知道喝完了难受又伤身体,但是还要顿顿饭局不离酒,而且互相都往死里灌,哪怕对方说“身体不好,医生不让喝酒”都不买账。这让我很不理解,如果事情一定要到饭桌上解决的话,大家聚在一起吃点清淡的,该说的事一说不就结了?也许,饭桌上那些假话奉承话违心话,只有喝得迷迷糊糊时才有勇气说出口吧,也只有在听这话的人也喝得迷迷糊糊时才能把它们都当成真的……再细想想,那个“争端解决仪”不应该只当做电影中的一个包袱来看待,其实它还是很有实用价值的——求我办事不是吗?用争端解决仪吧,你赢了我就帮你办,别说喝酒了,连吃饭都省了,多方便~

        我并不是完全拒绝参加饭局,也不是滴酒不沾,但这些活动在我的意识里只应该和自己真正的朋友进行,气氛轻松无拘无束,不用介意哪句话说错,也不用怕照顾不到哪位,极其高兴的时候我会主动给自己满上,就算喝醉也是心甘情愿的,正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口”多啊。所以,当主任以鄙夷的口吻对我说:“你真是一点忙都帮不上,以后再也不带你出去吃饭了。”的时候,我应该有什么心理活动呢?是应该有一种被打入冷宫的挫败感和失落感吗?我唯一的想法就是由衷地觉得松了一口气,希望她能说话算话。社会分工不同,有人会修车,有人会看病,有人会写小说,喝酒你比我在行,但我擅长的你不见得懂,你鄙视我,我还鄙视你类!非要赶鸭子上架,何苦来的呢!是吧领导?

    分享到:

    评论

  • 这真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BR>
  • 灭哈哈。不过没准哪天她就忘记了<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