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誓不低头――我与数学斗争20年

    2005-07-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ivadwj-logs/4158579.html

    前言
        刚看过了大头的著作。他说并不是一出生就开始和数学作斗争的,所以只写了斗争9年。我在筹划的时候本打算写斗争14年的,从小学一年级开始算,但是后来仔细一回忆,觉得似乎我与数学之间的恩怨从学龄前就开始了,只写14年不足以表达我的苦大仇深,于是改成了20年。虽然我们的斗争史相差了11年,但是我相信谁幼小的心灵受到的摧残和蹂躏也不少。所谓幸福的人都是一样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
    缘起
        21年前――当然那个时候我尚未出生,还是一孤魂野鬼,站在某位神仙的宫殿里等着投胎(因为我不知道分管投胎的是哪位神仙,所以只能用“某位”来代替,原谅我的不敬吧,阿门~)。
    神仙:9527,你抽到了上上签,在即将到来的这一轮生命里你将拥有幸福的家庭、健康的身体、乐观向上的性格以及不错的运气。
        鬼:真的吗?那太好了,谢谢您嘞~我这就投胎去啦……
        神仙:等等!按照规定我还必须分配给你一些缺点,世界上是不允许过于无懈可击的人出现的。鉴于你已经得到了这么多,我决定分配给你一个比较大的弱点……嗯……数学吧!
        鬼:不要啊~这个弱点也太大了点吧?!数学哪里都用得到,你这样安排岂不是明摆着让我混不下去?要不然范围缩小一点也行啊,只在其中一方面不善长就够了,比如解析几何,或者线性代数?
        神仙:上天作出的决定,哪里由得你讨教还价?
        鬼:通融一下嘛,等我投胎之后多给您老人家烧几柱香……
        神仙(怒了):哪来那么多废话!快去做人吧你!(一脚把9527踢向凡间)
        鬼:天――妒――英――才――呀――――――!啊――――――――――――――――――――――
        然后我降生了。

    正文
        一家人欣喜地看着这个重达4000克的女婴一出生就异常坚定地把手指头塞进了嘴里,心想还好看起来不像个天生智障的;女婴吃着手指头看着他们心想还好看起来不像有家庭暴力倾向的。但是此刻他们都没有想到有个叫“数学”的恶魔正在不远处对这个孩子虎视眈眈。
        后来听我妈说,我“抓周”的时候面对满床的杂七杂八一堆东西――当然也包括算盘――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一本书,这就更加坚定了我日后的文科倾向。
        上学之前我主要的智力开发活动都是被大人抱着拿着本小人书认字,或者缠着他们给我讲故事,总之是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发展,避开数学。但这并不代表我那时和数学没有过节。学会说话之后我似乎有很长一段时间说不清“三”和“四”,只能说出“山”和“是”,我至今记得我第一次正确地发出这两个音的情景:有点费劲但是很标准。我想这件事在当时一定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否则我也不会把改变的那一刻记得这么清楚。上学之前对于数学我只有这一点点印象,但是不管事大事小,斗争都已经开始了。

        我没有上学前班,直接从幼儿园大班跳到了一年级。没想到刚刚背上小书包――真的是“刚刚”,我想都不超过3天――就被请了家长。因为我没有写作业,而且,正是数学作业。我还记得是练习册上第一页,关于数出图片上有多少个小动物的题,很简单,我显然会做,但是却没有做。无论是在当时还是现在我都说不出原因,据我父母解释是因为我没有上过学前班,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作业”这个东东。老师当时拿着我的空白的作业本说,把你妈妈叫来,否则就去上学前班。我站在那儿面对着整个班的议论纷纷的同学,感到无地自容。可怜我一个六岁半的孩子刚刚开始接受义务教育就惨遭如此的打击,数学,算你丫狠!从此之后我们就开始死磕。
        上学之后第一次期末考试,班里大部分人都是双百,但我是100和99,那一分就栽在数学上。
        小学三年级数学和语文老师终于分开了,一开始我还挺兴奋,心想终于和高年级同学一样了。教数学的是一30多岁的欧巴桑,我都不知道我哪里得罪她了,据我父母说她曾在我又一次被请家长时跟他们说:这孩子学习不行就干点别的吧,360行行行出状元……当然我父母一直是瞒着我的,我还是在高二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他们在小声议论才知道的。TMD我就日!教师队伍里真是有一群素质低的人亟待清理!遗憾的是我并没有如她所愿,虽然不能说是成绩拔尖吧但是至少还在学习这条道上混,而且混得还可以。我一直在想着如果我有功成名就的那一天我就再回到小学去耀武扬威一番,当面宣布我不承认她是我的老师,因为我在她身上没有学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五年级的时候换了另一个欧巴桑,就是她因为上课纪律的问题罚过我N次站:原地站、前边站、后边站、外边站……总之在她的培养下我是“身经百站”。
        六年级教数学的换成了一男老师,长得跟个老太太似的。据说他好像还是当时学校数学教学的领军人物,期末考试卷子都是他出的。平心而论他教数学可能确实有一套,平时作业留的极少,讲的也不错,但是特别严厉,打男生打的特别狠,对女生则是罚站。我还记得有一次我作业没写完,他直接就把我作业本从窗户扔出去了,然后我当然很识相地出去捡,顺便在外边做完了再回来。考试时出题也超难,我之前无论是哪科成绩基本没下过90分,即使考95分以下都不满意。自从他出现之后我数学就80多、70多、60多,然后就直接坠入不及格的深渊了。当我第一次拿到不及格的卷子时,那种倍受打击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苦涩至极呀!

        初中三年都是同一个数学老师教的,客观来讲也是一个很不错的老师,从一中来的。无奈我入学伊始突然表现出了异常的语文天赋,很快当上了语文课代表,处于职业道德我对数学更不重视了。她就是题海战术,每天留很多很多的作业,于是我从初中开始了抄作业的历程。那三年的事能记得的已经很少了,但我确定我一定也遭受了不少她的打击,否则她怎么会很幸运地被我列为最讨厌的老师之一呢?

        然后我上高中了。高一是我过得最开心的一年,对于各方面都很满意――除了学习。高一遇上了一堆巨“二”的老师:跟语文老师死不对眼,英语老师还凑合只可惜有点大舌头,数学老师……唉~恶梦一般的啊……教我们的那年她刚从师范毕业,属于那种典型的会做不会讲的,再加上高中数学和以前差别很大,让人一下子很难适应,而且她说话声音还特别的小。这就造成了她在上边左讲右讲,大家还是一头雾水,然后她再讲啊讲,就把自己绕进去了,拿着粉笔冥思苦想半天,最后说算了反正这题也不是特别重要咱们来看下一个。在她的“悉心调教”下,第一次期末考试满分120分的数学卷子我只得了40――尽管她是我们班主任我也照样没给她面子。下半学期起色仍然不大,但到了文理分班的节骨眼上我却因为班里朋友太多而想要选择理科,这样就可以留下来继续和他们混在一起。我父母急了,虽然没有硬逼着我学文,但是劝我要冷静考虑。我考虑了很久还是觉得友谊比较重要。不过后来我爸说了一句话:你如果学理就还得让她教你……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于是我跟朋友们一一告别擦干眼泪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学文的征程。终于逃离了。
        文科班的那个数学老师真的是不错,听了高一那老师的讲课再来听她,真的有一种从羊肠小道直接蹦上高速公路的感觉。遗憾的是我一年没有学数学,基础已经很差了,于是就开始让她给补习,还算是收到了一点点的效果。但是所谓的效果仅限于明白了高一一年都学过了什么东西,以后的考试中照样是很少及格。
        上了高三之后,大考小考不断,而每次考完了数学老师都会把我叫过去指着全班总排名做和蔼可亲谆谆教导苦口婆心状对我说,你看你英语和语文成绩都这么高只有数学拉分你看排在你前边的后边的数学都比你多几十分如果你这几十分能涨上去就能得第一了重点大学没问题……诸如此类我听了不知道多少遍,而且一度也发奋努力研究数学来着,然后数学果然就非常希罕地上了110,然后我也果然就考了一次全班第一,然后我就心想数学果然有用啊,然后果然就一如既往地骄傲起来,然后果然就在下一次考试中回到了及格线边缘,一直到高考。不过高考数学至少及格了,好歹它还给我留了点面子……

        接下来就是梦魇般的大学了。由于这段和数学的不愉快经历是刚刚过去,所以提起来也是格外的痛苦,就不具体说了。简言之就是一个和我高一那个数学老师水平相当的老师接手了我大学阶段的数学教育我就从来没听过课从来没交过作业第一次期末幸亏监考比较松我才得到了60分侥幸通过而第二学期是想尽办法但是仍然被老师很热情地留了下来于是咬牙切齿地交了200RMB然后在其他人告别数学半年之后还是在同一个老师手下开始了重修的历程我为了显示和数学斗争到底的决心坚持把一个学期的重修课都上了下来一分钟都没逃然而在课堂上还是不听课考试之前猛托人找关系争取把题偷出来虽然最后没有成功吧但是还是终于考过了。整整60分啊!!多么危险,如果不是提前找人跟数学老师打了个招呼一定就又挂了。惊出一身冷汗。不过不管成绩如何总算是pass了,这辈子再也不用被数学老师“强奸”(如果无法反抗,那就只能享受了)被难题虐待被考试分数羞辱。我在网上跟网友表达我获得新生的心情,他说你不要这么说数学是很崇高的科学。我说我确实知道它很崇高也知道它其实很美但是是我不够崇高对于这种美没有福气欣赏啊!

        2005年6月25日晚上,我参加了微积分重修考试。2005年6月28日得到考试通过的消息。20年斗争,到此为止了。

        我曾经跟宿舍人说过等我数学考过了我就要把微积分课本撕掉,一页一页地撕,但是真正到了这个时候我却丝毫没有做这件事的心情了。撕掉又有什么意义呢,象征着我这20年斗争的胜利吗?象征着数学终于被我打败撕成碎片踩在脚下吗?我真的是这场旷日持久的斗争中的胜者吗?即使真的胜利了我又得到了什么呢?这些问题我统统无法回答。我只能说在这20年里尽管我被一次次地打击但是从来没有屈服过从来没有说过“我真笨啊就是学不好数学”之类的话,也从来没有因为数学成绩不好而自卑过,所谓术业有专攻嘛,某一方面不如别人不代表处处比别人差。

        这就是我与数学斗争的20年。没有分出胜负,也没有握手言和。我累了,不想再招惹它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那位神仙,你看到你所期待的结果了吗?

    (完)


    ------------------------------------------------
    聪明伶俐、活泼可爱、仪态万方、才色双全,最大优点是一点都不自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日照归来 2008-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