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有五天开学

    2006-08-2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ivadwj-logs/4158474.html

        8月27日。开学进入倒计时。
        实际上在最近几天,有很多人都在陆陆续续地离开,踏上南来或者北往的各种交通工具,不情不愿地回学校去了,而我还有将近一周的暑假可以享受。我觉得我现在的心情好像一个死刑犯听说自己的死期又被推迟了一周一样,既庆幸又觉得没什么必要,该来的总是要来,何必在乎早一天晚一天呢,反正这多出的时间还是要在监狱中度过。朋友们都走了,我有大把的时间又能干什么呢?
        高中时代由于太过美好,我已经不太敢去回忆,因为每次都会感慨,过去的事情再也回不来了,然后心就开始狠狠地痛。的确,那时大家天天在一起玩呀闹呀,怎么会想到会有一天见面也成了很困难的事情,而且一到开学的时候就要忍受分别的伤感呢?暑假留守上海的彬彬说,没办法,人长大了,不能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地玩了。至于大哥的消息,我一直不敢打听,当时分配工作之前,他说可能去秦皇岛也可能留在保定,去秦皇岛的可能性大一点。现在想来他已经开始上班了吧,我不自觉地躲避结果,就让我姑且认为他仍然留在保定吧。这好像那个著名的薛定谔猫理论――一个密闭的盒子里有一只猫和一个毒气开关,如果猫触动了开关,它就会死去,但是外边的人如果不打开盒子就不会知道这只猫到底是生是死,它变成了一只不确定的猫,既是死的又是活的。现在,对于我来说大哥就是一位不确定的大哥,他既在保定又在秦皇岛。其实我处理问题的方式,很多时候是消极的。我当然渴望知道结果,但是又不想失望,所以只好一直这样下去了。
        作为留在保定的人,我一直觉得每次开学对我的折磨,比那些要离开保定去外地的人要更重。他们告别的是一个整体,而我却要忍受一个一个的个体从我身边剥离出去,这大概是短痛与长痛的区别――我不知道我形容清楚了没有。当然那些离开的人也是很不舍的,我知道他们同样眷恋这片土地,以及留在这里的人们。值得安慰的是,无论他们走多远,无论他们最终定居哪里,保定始终是他们的家乡,他们会想念,会回来和这里的人见面,哪怕一年只有一次。只要有值得我期盼的就够了。
        在我写这些文字的同时,正有一个人坐在开往学校的长途车上,每当这种时候,我就会想象我和他都是一条线上的两个点,我静止不动,他则一直在向远离我的方向运动,他一寸一寸地,离我远去。好在这种生活我已经习惯了,面对分别不会像最初那样不知所措。
        我不止一次地在脑海中描绘我们毕业之后的情景:所有人都回来了,大家重新聚在一起吃饭,人员已经很久没有如此齐整,我们开怀地笑、畅快地喝酒,回忆以前的事,也许最后大家都醉了,在酒精的掩饰下哭或者笑,恣意宣泄自己的情绪。之后,一些人留下来不用再离开,另一些人则再次踏上远去的列车开始全新的生活……就这样,我们长大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