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碎片之八——泪别高一(1)

    2008-05-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ivadwj-logs/20209146.html

        交了文科申请表之后,高一的日子也所剩不多了,我格外珍惜这段最后的日子,尽量充分利用每一天,和大家在一起使劲玩,那些天过得格外快乐。我不敢停下,因为一但停下,就会有一种“回光返照”的悲哀袭上心头,让我的心狠狠地抽搐很久。

        我的所有朋友里选文科的只有张泳一人,她也为此悲伤了很长时间,那时我唯一的聊以自慰的借口就是寄希望于和她或者茜茜分到同一个班里。茜茜所在的5班是文科班,另一个文科班是9班,未来我必然会被分到这两个班其中的一个。

        那段时间我常常回忆一年以来发生的事情,还会拉上两三个哥们一起回忆,回忆第一眼见到彼此的印象,回忆说第一句话的情景,回忆共同经历的有趣的事。每当拿起那个记录我们经典对话的语录本时,我都格外心酸:那样厚实沉重的一个本,以后它的内容中将再也没有我的妙语和我的笔迹(那时还打算把它留在1班来着,没想到要送给我)。至于教室,我们整个班级早已离开了入学时那间虽然阴暗破旧但冬暖夏凉且充满快乐回忆的教室,而我不久后又将告别现在这间我们亲手打扫整理干净每天中午准时从窗口飘进各种饭菜香的教室了。我将永远没有机会和现在这帮人坐在同一间屋子里学习,更没有机会坐在檀檀后面帮他抄各科笔记。无论我怎样想要极力挽留,过去的一幕幕也像老照片一样迅速褪色,一张张鲜活的面孔逐渐模糊,渐行渐远。

        拿期末考试成绩那天是我最后一次以1班学生的身份坐在1班教室里。班主任交代完一些事情后,开始念学文同学的班级。最让我担心的结果还是出现了:我在9班,而张泳则是5班。她扭过头忧伤地看我,从她的口型我知道她在说“怎么会这样”,但我却异常平静,因为我早已料到事情必然如此。这是宿命,我注定要彻彻底底地离开所有朋友,一个都不能留下。随后一段时间我的大脑一直处于空白状态,仿佛什么都没想,又仿佛想了很多,直到班主任说出一句:“好了,现在选文的同学可以去找自己的班级了。”啊!这一时刻终于到来了,高一1班,将成为我脑海中永远的回忆,1班这个曾经与我密切相关的名字将成为别人的班级。我缓缓起身,最后一次环视了一遍这间教室以及其中的所有人,檀檀转过头,把手一挥嘴里蹦出一连串的“拜拜”,脸上还是一副轻松的表情。事前和事后他一直在说,又不是生离死别,有什么可伤心的。这大概就是男生和女生之间的差别吧。当时我真想给每个人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但是不敢啊~要是搁现在肯定就都抱了- -|||我努力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出门去了。这时张泳也从教室里出来,由晓丹和琳琳陪着,她泪眼婆娑地紧紧抱住我说:“我不想去5班。”我心里酸酸的,轻声安慰着她,强忍着不让自己的泪水流下来。这时一帮外班男生陆陆续续从我们身边走进1班教室,引起班里男生一阵接一阵的欢呼,那分明是看到熟人又和自己成为同班同学的喜悦,此时他们又怎么会体会到我们的感受呢?

        我下了楼,步行了很长一段路来到9班门口,他们班主任还没讲完话,我们只能站在外边等着。9班,多么陌生的名字!在过去的一年里我甚至几乎没有在这个门口停留过。命运居然如此吝啬,不但把我从所有朋友的身边拉走,就连空间上都把我和他们隔得那么遥远。我努力向我心所在得那个窗口望去,但竭尽全力也只能看到仿佛有几个人影在晃动,连虚实都看不真切,更别提辨认是何人了。我鼻子一酸,眼泪又模糊了视线。

        等新的班主任把所有事情都交代清楚之后,我们已经成了全校最后一个放学的班级。到了放车子的地方,张泳、晓丹和琳琳还在等我,张泳过来和我紧紧拥抱在一起,这一次我终于哭了出来,晓丹和琳琳也在一旁抹眼睛。我突然想起一句词:十年生死两茫茫。文与理,就像奈何桥把我和朋友们隔在阴阳两界。这样的比喻也许太过夸张,但我知道在“班级”这个范围的隔离中,我和他们真的是相隔了一个世界,永远不会重逢了。

        回家的路上暖风吹干了我的眼泪,但当我回到空无一人的家中,寂寞的洪流凶猛地把我吞没。我索性独自放声大哭起来,大概我之前N年流的眼泪加起来也不如那一次多,单是擦泪的纸就扔了好大一堆。这一次情感的宣泄留给我很多东西:久久不能消退的头疼、红肿得相当可观的双眼,还有此后很多习惯的改变。

        那一票留在1班以及后来分到一班的家伙们,当你们像过去一样上课、聊天、传纸条时,我在另一间教室里在一堆陌生人的包围中做面无表情的行尸走肉。我如此害怕距离的阻隔会使我们逐渐变得疏离,因此我想尽办法拼命让自己赖在你们的视线之内。你们不知道我那时天天都在绞尽脑汁找各种借口好回到1班去办各种事情;你们不知道我每次回去都表现得非常嚣张无视“不许串班”的规定直接大摇大摆闯进教室时顶住了多少异样的目光,只是为了不被你们看做“外班人”;你们不知道我后来的两年坚持每个月都朝刘伟借当期的《科幻世界》而不自己买不是因为舍不得花那5块钱而是在一借一还间又多了两次回去看你们的机会;你们不知道当你们一群人聊得开心而我发现我已经听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的时候心里是怎样的嫉妒和悲凉;你们不知道当我依然把1班叫做“咱们班”时感觉自己是多么死皮赖脸;你们不知道后来的两年时间我几乎一天也没有把自行车放在9班的位置而是与你们放在一起;你们不知道我把高一时的149号车牌一直珍藏到现在……总之,你们没有经历被分到外班,无论如何体会不到我那种被从母体上撕裂下来的感觉。在这件事上,我总是敏感而惶恐的,直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消退,因为我如此地害怕你们会忘记我。

        至此,我的高一,轰轰烈烈的高一,毕生难忘的高一,就这样落幕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聚会 2009-05-03

    评论

  • 能体会这种感觉,只是不深,因为我当时在3班和人们处的一般,感觉那个班的人有些地方还不如9班,更不像1班.其实挺羡慕你们的,因为我也认识几个1班的人,也了解过一些故事.
    怎么说呢,回忆有时候就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
    回复杨帆说:
    理解万岁啊>w<不过我目前已经可以正视回忆了 进步了
    2008-05-03 22:3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