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碎片之七——理智与情感的对决

    2008-04-2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ivadwj-logs/19991106.html

        和朋友们一起玩玩闹闹的日子过得很快乐,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距离高一结束也越来越近了,这意味着,文理分科就要来了。每当我想起这件事,心中的快乐就一下子被隐痛取代,它成了牢牢占据我心的一片阴影,挥之不去。直到高一下半学期过了一半,我还一直坚定地要选择文科,我认为我是最不可能为选哪科发愁的人,因为我从小就表现出了明显的文科倾向。但突然有那么一天,我发现自己竟然开始考虑选理的可能性了,就因为这个班级。

        不到一年时间,我觉得自己已经是这个整体的一部分,这种深深眷恋一个班级的感觉是我从未体会过的。在这里,我有好姐妹张泳、晓丹、琳琳等人,她们让我觉得温暖;我有好兄弟檀檀、西西、贝贝等等一大帮,他们给我带来快乐。这一切让我舍不得离开。关于分科的问题,我问过他们每一个人,除了张泳和晓丹还在犹豫不决以外,其他人都不假思索地说选理科,他们的果断却使我越来越犹豫。我想,文科是我的传统强项,语文和英语的优势会让我省不少力气,但大量的背诵记忆同样让我头疼;我的理科一向比较弱,但选理就可以留在高一1班,留在我喜欢的这些人身边。我感觉我就像一个不倒翁,在文理之间摇来晃去。当我稍稍倾向于文的时候,我会看到朋友们的一张张笑脸仿佛正在离我远去;当我稍稍倾向于理时,我的父母却劝我要慎重考虑,不能凭一时冲动办事。到了最后我感到我简直快要崩溃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我16岁的稚嫩年龄却要背负如此艰难的选择。我害怕的是不知道我的选择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对未知的恐惧让我不敢倒向任何一边,我每天都这样挣扎着。想不到本以为最不可能因此时发愁的我,竟遭受了比谁都大的痛苦,造化弄人呀……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我越来越发现我不能离开我的朋友们,我开始倾向于理了。从那时开始,我完全地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理科生看待,眼里看到的都是理科的优点和文科的缺点,特别是想到将和大部分朋友一起相伴到高三毕业时,我更是感到无比的幸福。在我看来,选科之惑彻底地解决了,那段时间是我开始考虑选科问题以来过得最轻松最了无牵挂的日子,每天晚上我都会对自己说“我会留下来”,然后怀着甜蜜酣然入睡。

        但我的父母并不支持我的决定,他们虽没有明确反对我选理,但一直提醒我要慎重考虑,他们说我从小就文强理弱,学理的话一切都要重新开始,特别是物理化学都要有很大提高才行,这一次选择可能会关系到一生,没有后悔的机会。于是轻松了没几天的我又重新陷入了痛苦,我再一次在文理之间摇摆起来,我常常独自坐在黑暗的屋子里默默流泪。一边是可能更光明的前途,一边是我深爱的朋友,这叫我如何选择?眼看正式选科填表的日子就要到了,无论如何我必须要做出一个决定了。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停电的傍晚,我妈在厨房里做饭,我坐在漆黑的客厅里,没有点蜡烛,还在文理之间挣扎。她突然问我:“决定了吗?到底要选什么?”我当时仿佛做梦一般,迷迷糊糊地张嘴说出:“选文。”两行眼泪同时刷地就流了下来。我不知道前一秒钟还犹豫不决的我为什么能这么果断地作出决定,也许是我的理性发挥了最终作用。在这场旷日持久的理智与情感的战争中,前者获胜了。我注定只能和这个可爱的班级相守一年,注定要离开给我生命带来巨变的兄弟姐妹,注定要“远走他乡”进入一个陌生的班级……就让我在黑暗的掩饰下肆意地哭吧。

        几天之后我交上了一张“文科申请表”,这件事才算完全尘埃落定了。但经过这一番折腾,却造成了我对文科班的抵触心理。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想到新的班级,我感觉我已经热情不再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