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碎片之六——此间的少年

    2008-04-2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ivadwj-logs/19817769.html

        我一直在犹豫本篇的题目是该叫“此间的少年”还是“我和檀檀不得不说的故事”。后者看起来显然更有噱头,但本文讲述的事情仅限于高一,冲着该题目进来猎奇或八卦的人恐怕会失望而归。所以最终用了现在的题目。以本文祭奠我们那一去不复返的花季雨季,翩翩年华。

        之前看郭敬明的《夏至未至》,描写傅小司“肩胛骨从肩膀上突出来,从衬衣里露出形状。单薄的很呢”。我看到这一段,脑海里就浮现出檀檀当年的样子来。那时他还是一个极其清瘦的孩子,那胳膊腿细的,将近一米八的身高还不到130斤。以至于大学时袖儿同学每次看到他高一时的照片,都要感慨“我见犹怜”。高一整个下半学期他都坐在我前面,我每天面对的,不仅是他透过T恤显出的肩胛骨形状,还有同样突出的脊柱轮廓,然后总被勾起想吃排骨的欲望- -b

        我和他真正熟识起来也开始于高一下半学期,之前只是偶尔打交道,下半学期一开学重新安排座位,我们成了前后桌。檀檀同学当时虽然拥有郭敬明笔下唯美少年的身板,却绝不是他们那种“一双眼总是雾蒙蒙的没有焦点”的忧郁样子。相反,他是典型的“1班性格”。上课接话茬下课起哄放学路上引吭高歌一个都少不了他,总之很二。因此大家亲切地送了他一个昵称——二刚。

        正所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两个人来疯碰一块,导致的结果也是极其震撼的。由于我俩性格差不多,又都很能胡扯,双方都觉得找到了合适的聊友,“切磋”自然少不了。当时我们前后桌四个人中,80%的动静都是我俩制造的。我们属于一见面就抬杠的那种,我的口才就是在那个时期达到了登峰造极出神入化的地步,史称“一言九顶”,别人说一句我能反驳一串。我高一的一篇周记这样记录了我们两人的关系:

        “也许是天生的八字不合,十有八九的几率只要我们一开口,三句话之内就针锋相对电闪雷鸣火药味十足,用不了多久战争会迅速升级,由动口不动手转变为指着鼻子互损最后发展到拳脚相加——当然只局限于我打他……说道战争的原因,通常是我们中的一个在自高自大自吹自擂自我感觉良好时另一个人恰到好处地兜头送上一盆凉水,被‘泼’的当然也不是省油的灯,立即反唇相讥,于是战争开始了。同桌评价我们哪里是朋友,分明是损友……”说到同桌,需要再隆重介绍一下,当时我的同桌是刘伟同学,她自始至终是个倒霉的悲剧性人物。其实她人很好的,心地善良稳重踏实还总是为我的利益着想,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当初我偶尔想起这些来,也每每感动得热泪盈眶的。遗憾的是我这种良心发现真的只是“偶尔”,大多数时候我都在和檀檀同学对抗得不可开交哪有功夫考虑我同桌的好处。于是每次吵到激动处需要动手时我都会强制征用刘伟同学的橡皮、书本、笔袋等等一切桌面上的东西对檀檀实行打击,之后必然招致刘伟的责怪,但那时我正忙着对檀檀怒目而视,根本无暇估计她在说什么。还有时我和檀檀停止内战一致对外,联手把她狂损一番,这老实孩子根本插不上嘴,更别提反击了,只有干瞪眼的份。再加上我俩上课聊天经常影响她听讲,唉,她和我们在一起真是悲惨啊,搞不好当初都恨死我们俩人了。亲爱滴刘伟同学,希望你滴在天之灵能原谅我们>w<其实她也有受益嘛,每天面对我们两个搞笑大师,经常被逗得捂着肚子笑,还延年益寿呢!

        由于那段时间每天都这样耍贫嘴,艳惊四座的经典语录自然也层出不穷,再加上周围众多神人的灵光频现鼎力加盟,经常是一句话出口笑趴下一片人。到后来大家都觉得这些绝世妙语如果不记录下来流芳百世的话简直就是暴殄天物,于是语录本应运而生。主要记录人是我,经常在后几排到处传阅,谁遇到了搞笑的事就记上几笔。那些内容现在看起来还威力十足。现挑几个摘录如下:

    1.某日,我和檀檀聊起我幼儿园的事情。

      我:以前我们班有一对龙凤胎。

      檀檀:叫什么名字?

      我:少华、少伟。

      檀檀:是女的叫少华还是男的叫少伟呀?

      ……众人狂笑2分钟……

      我(好不容易从桌子底下爬出来):你这也能算选择疑问句吗?

      檀檀:只有一个选项……

    2.某日地理课,老师再三强调保持安静,下边还是乱哄哄。

      地理老师(提高声音):大家听力都没有问题吧?

      不知道是谁:老师,地理考试还有听力呀?

    3.语文考试中,老师维持考场纪律。

      老师:自己答自己的卷子!

      我:难道谁还有时间答别人的吗?

    4.化学课上,老师问陈超同学某填空题的答案。

      陈超:五比三。

      老师:什么?不会填?

        不过这个本里很多经典语录必须是了解当时场景的人才能读懂的,所以虽然很爆笑却并不适合发上来,有点可惜。遗憾的是由于起步太晚,这个又厚又沉的本子只用了十几页时高一就结束了,分班之后他们把语录本送给我做了纪念。从此1班没有人再记载语录了。

        檀檀同样是我上篇中提到的那种懂事的孩子,所以我和他成了非常铁的哥们。由于我俩太能折腾,课间一闹起来总是出现那种本来嘈杂的教室突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张大嘴看着我们的场景,再加上开玩笑百无禁忌,于是就绯闻就出来了。一时间传得沸沸扬扬,不仅在学校经常能碰到眼神诡异的家伙,甚至我上网碰到三中、十七中的熟人,都会被问起是不是和檀檀“有一腿”……我们还专门讨论过这个问题,并得出了一致结论:脚正不怕鞋歪,由它去吧。这种事情容易越描越黑。于是当时我们的解释充其量是一句口气夸张的“我们俩是清白滴!”,然后在越传越广的流言中依旧每天打打闹闹口无遮拦,心照不宣地做好朋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