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直下雨的星期天

    2008-04-2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ivadwj-logs/19424889.html

        今天早晨从我睁眼开始就一刻不停地在下雨,楼下空地上一片片的水洼都能养蝌蚪了。还春雨贵如油呢,要是天上真这么整天地下油,超市里那些也就不用一直涨价了- -|||

        因为最近写记忆碎片系列,急需一些当年的史料来唤起我尘封的记忆,让我不至于扭曲了历史。这种资料我还真的有,我和茜茜同学自初中开始就有互相写信的习惯,一直延续到了大二。本来我想朝她要当年我写给她的那些再做个参考,但她出于保密的原因早已经销毁殆尽,实在让我痛心啊~~好在她写给我的信我都还留着,到现在积攒了有1/3个抽屉了。只不过这所谓的信都是亲自送到对方手上的,既没有邮票也没有邮戳,而且我们当时都没有写日期的习惯,所以初中、高中的所有信都混在一起(大学的好歹分开放在了另一个地方),一张张叠得大大小小形状各异五颜六色的信笺,看得偶头都大了——这可怎么找到我需要的东西啊T_T只能根据信的内容推理出大概时间,然后排好顺序,然后再从中查阅资料了。好在本人就是学档案的,整理这玩意的耐心还是有的-w-而且这比我以前整的那些档案可有意思多了。下午我小规模地整理了不到一个小时,高一高二高三的都分出来几张,内容真是太丰富了,有些事情我都已经完全忘结实了,需要努力地想好久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就像个患上失忆症刚刚开始恢复的人,被记忆的洪流一次次重击着,想起越来越多的事情,昔日定格在脑海中的画面一幅幅闪回。突然想起“伪装者”里俺家Jarod的一句台词“还有多少人会因为我想起什么而死去?!”其实这话给我用也挺合适的,没准哪天我突然发现N年前哪个人惹着我了然后我现在就来个秋后算账,哦哈哈,捂嘴偷笑。

        顺便又整了一下大学期间收到的那些信。据葱大前一阵说大一时还给我写过几封信来着,但我完全没有印象了,今天想证实一下是不是确有其事。结果第一眼就看到一个疑云重重的东西——一张明信片,就是从葱大那个学院寄来的,没有落款。我想了半天,觉得他们学院我只认识他一个人,而且我知道他确实给我寄过明信片来着。但看字体实在不像葱大写的啊,我从没觉得他能写那么好的字- -b发短信给葱大确认此事,他说他那时正练字,写好了是理所当然的。于是我勉强把这张明信片归在他名下,可我继续翻啊翻,突然又翻出一张明信片,熟悉的字体映入眼帘——我就说嘛,那啥改不了那啥,这个才是葱大的真迹啊XDXD那么前一张明信片到底是谁写的哇>_<变成悬案了。

        然后我接着翻,终于找到了传说中葱大写给我的信,一共两封。他居然称呼我为“小静”,偶第一时间就吐血了。WK,真是太搞了!想不到我还曾经被人这么称呼过,葱大,你是在调戏我咩-"-再发过短信去问,他果然已经不记得这回事了。想想真是奇怪,当时我们为什么要费那么大劲写信呢,又不是没有手机,可能是因为大一时流行写信,所以我们也就跟风吧- -b说起来真是可惜,葱大原来是我最后一个纯洁的异性朋友——所谓纯洁就是非常上进地互相帮助互相鼓励谈理想谈事业谈道德谈人生在其面前坚决不说脏字不讲黄段子的那种,本来我还打算一直保持下去呢,谁知道最近两年以来,这孩子逐渐受不良文化侵蚀,一步步走上邪路,最终也变成了我众多流氓哥们中的一员,美好形象荡然无存了。。。。。现在能和我保持纯洁关系的也就只剩下寥寥无几的个别女生啦,也不知道是我越来越邪恶,还是这世界越来越邪恶捏。。。。。

       

    分享到:

    评论

  • 难道我也不纯洁了?
    回复木头说:
    你早就不纯洁了 从我认识你就没纯洁过
    2008-04-22 18:17:50
  • 哈哈,你邪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