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碎片之四——教室

    2008-04-1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ivadwj-logs/19301883.html

        今天我专门开一篇日志来写一写高一时我们用过的两间教室。这篇日志是我今天上班时闲着没事先写在纸上的。其实去年11月我发二中校庆照片的时候已经介绍过了,虽然语句不多,但我刚才翻了一下发现关键部分都是和我今天写好的文字重合的。由此可见我所提到的那些场景确实已经深深镌刻在记忆里,都是最经典的。配合内容再次贴上校庆时拍的两间教室的照片,更直观。

        这就是我高一入学时用的第一间教室,非常破的那个。它所在的那栋破楼在操场旁边,坐北朝南,我们高一1班在一层西头。当时这栋楼还没有翻新,没有地砖、没有空调、门窗都是木头的,陈旧不堪。以至于刚开学时我第一眼看到这间教室心情就变得有点郁闷。

        如图所示,这教室一直采光不好,透过窗户向里望去黑洞洞的,原因很简单:另一侧的一排窗户全都被挡住了。我们进驻这间教室的时候该楼的续建工程刚好开始,所谓续建就是在这栋楼的后面紧挨着再接上一栋。从工程开始那天起,我们教室北面的所有窗户都被砖封了个严严实实,透不过光线,所以一直很黑暗。但施工的声音并没有被阻隔,每天都从墙的那头传来敲打的、切割的、焊接的等等各种工地上特有的声音,还偶尔有工人的喊声。有那么几次,班主任正在对我们大发脾气,全班都鸦雀无声低头听她训话,这时隔壁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怪叫,全班立刻哄堂大笑,连老师自己都绷不住了,紧张气氛顿时烟消云散。我翻当年珍贵的语录本,就找到一段有关当时建筑噪音的记录——

        数学课上,外边工地叮叮当当还偶尔夹杂一声大叫,好像在火拼一样,引得班中大笑阵阵,乱哄哄一片。

    老师:怎么了?这题是我做错了还是你们错了?有什么问题后面的一位同学站起来说。

    阿能:老师,声音太小听不见。

    老师:就这问题呀?你们说话声音可大呢。

    彬彬:是外边声音大。

    老师遂关上教室门。

    众人齐指另一边的墙:老师,不是那边,是这边。

    老师:我不关上门,我的声音跑出去怎么办?

    檀檀:再把它抓回来……

        那些与工地为邻的日子大抵总是这个样子的。提起这个语录本啊,话就又长了,里边经典之作比比皆是,以后我再细说。

        虽然条件艰苦,但这教室带给我的回忆依然是美好的,因为很多搞笑的场景都是以它为背景上演的。当时还是木质的窗户在夏天总是向外敞开着,不知道有多少人从这经过时不长眼,被窗框磕个眼冒金星。曾坐在我后面的某传说中长得像陆毅的男生,开学不久就引来了高二高三女生的慕名偷窥,我仍记得她们在教室后门外探头探脑的样子。冬天的时候,一到课间我们就在教室门前的空地上踢毽子,而其中的两个毽子都是在我的最后一脚下散落成若干个零件飞向各处,害我招致一干人等的鄙视……那时每天都有好玩的事情发生,虽然我已记不完全,但那幸福的感觉,终是留在了心里。后来我们换了教室,再后来续建完工,这栋旧楼和后面的新建部分连为一体,重新装修,成了实验楼。从高二开始,我常常有意绕道而行,为的是再一次从旧教室门前经过,感叹一句物是人非,怅然。

        高一下半学期过了一半的时候,我们终于得以搬进新教学楼,占据了“L”型教学楼短边上二楼的这间屋子。该教室也闲置已久,我们搬进去之前经过了好大一番打扫,但仍不能彻底清洁。我记得那时天气已经开始变热,搬家当天我穿了白色的短袖T恤,墙上稍高处的浮土稍微一动就落下来,散在我的肩膀上。这间教室的“宜居”程度其实比不上之前那间,门外是封闭的走廊,只有几扇窗户,不像楼上的大部分教室那样面对露天走廊,所以通风不好,到了夏天屋子里很是闷热,面积似乎也不如先前那间大。它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东边窗外(图上有门的墙是西墙)不知挨着哪里的厨房,每天中午不到11点,定会有屡屡饭菜香味飘进屋来。那时间正是上了一上午课,疲劳感刚刚来袭的时候,再闻到这样一股香味,饥饿感也随之而来,于是上课的时间变得更加难熬。为了解闷,每到此时大家都乐于猜测当天锅里下的是什么,在老师注意力的间隙里互相交流:“今天又是烙饼和炒鸡蛋……”就是在这间教室里,我告别了我的高一生活,同时也告别了我的高一1班。

        高中毕业之后又回过二中很多次,校园每次都或多或少地有些变化。以上两张照片是2007年10月拍的,距我们毕业4年有余。我们那时用的上下都是玻璃的全透明大门换掉了,走廊上的画换掉了,屋里的陈设也大不一样。我们在这里存在过的痕迹正被一点点抹去,但是我们毕竟曾经在那里度过了三年,那些笑语、眼泪、情谊、誓言,都已扎根在教学楼下愈见茂盛葱茏的小树旁,飞翔在每日黄昏于校园上空盘旋的鸟群中、弥漫在校园门口那两棵情侣梧桐树的花香间,深深嵌入了学校高挑的飞檐和古朴的青砖。这座学校里有慈禧行宫的遗址,现已被修缮一新,还竖起了纪念碑。百年前的风云尚且能够被铭记,而关于当年那一群少年的回忆,同样有一座纪念碑,就在我们各自的心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好久不见! 2005-04-18

    评论

  • 模版很漂亮啊~先赞下~
    最近貌似很多人都在回忆过去了,也许是生活的缘故吧.
    很期待你写到9班的时刻哦~呵呵
    回复杨帆说:
    因为我看大家都写 所以我也凑个热闹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2008-04-19 22:3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