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碎片之二——契合与融合

    2008-04-1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ivadwj-logs/19056051.html

        报到当晚回到家,我就找我爸问了关于张泳的事,证实她的确是我爸同事的女儿。一个年级,八九百人,14个班,我们两个能分到一个班,还是同桌,是多小的几率,多大的缘分啊!张泳回家一定也做了同样的工作,于是第二天早上我们一见面便一见如故争先恐后地说我爸和你爸认识原来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某某某!于是,两个一直存在于彼此想象中的人物就这样感人地相认了- -|||

        由于有了这层关系,我们很快地就熟识起来,没过几天就形影不离了,进进出出都在一起,以至于好多同学都以为我们以前就认识。一下课我们就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可惜她那壮实的运动员身板,我又打不过她,失败!我们两个都很快喜欢上了对方,她说我性格好,我爱看她开怀大笑的样子,能把周围的人都感染。当然,彼此喜欢的结果就是有说不完的话,课下说不完就课上接着说。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上物理课,看见书上有个测人的反应能力的小实验,就是一个人拿一把竖直朝下的直尺,松手的瞬间另一个人抓住,看抓住的刻度在哪里,就可以看出反应速度的快慢。都说运动员的反应速度会比普通人快,我们想证实一下,就拿了把尺子藏在桌子底下玩起来。正开心的时候,不幸被物理老师发现。当时教我们的赵老师年纪很大,马上就要退休的,我记得他当时被我们气得不轻,声音都颤抖了。我一直不明白他那次为什么会发那么大脾气,我觉得我俩的行为虽然是不遵守课堂纪律,但并没有特别严重的情节啊。不过无论如何,我在心里还是非常敬重那位教学经验丰富而且看起来又十分亲切的赵老头的,所以对于那次惹他动怒一直心怀愧疚。因为类似的事情,班主任找我谈话好多次,收效甚微,最后终于在开学一两个月之后把她调走,残忍地拆散鸟我们两个。不过我们的友谊还是保持下来了,一直到现在。虽然她现在远在广州读研,见面不易,而且很可能以后就落脚在那里,但每次一想到她眼睛弯弯、露出洁白的牙齿爽朗大笑的样子,就感觉她依然在我身边,很近的地方。

        刚入学时,由于“举目无亲”,所以我的情绪比较低落,经常去5班找茜茜玩解闷,听她讲述她们班发生的那些新鲜事,看到她有初中朋友的陪伴是多么逍遥惬意,每次都让我嫉妒地大叫“我要转到你们班来啊啊啊!”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在1班认识的人越来越多,发现这个班集体有种特别的吸引力。每个人都很友善,还透着一种独特的幽默感,最重要的是,他们都能兼容我的行为方式。作为一个资深人来疯,经常做出一些疯狂耍宝行为的我不仅没有被当成异类,招来异样的目光,反而能够得到呼应,让我感到以后的日子将是及其好混的。我就这样越来越喜欢我的班级,我渴望和每一个人交朋友。那时的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要好好总结一下:我又认识了几个人、他们分别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回忆一下当天发生的有趣的事情,带着微笑入睡。那时刻的满足感和成就感,是我以前和以后都没有再体验过的。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当初那种举目无亲的状态其实是种幸运,正因为没有熟人,才帮助我更快地融入这个集体,积极结识每一个人,而不是呆在自己的小集团里。

        班里的同学,尤其是男生,都格外团结。开学没几天,大家都打成一片——那可是真正意义上的“打成一片”,一到下课,就可以看到在教室后面的某个角落,一大帮男生喊着叫着起着哄,群殴某一个人,桌翻凳倒人仰马翻,场面甚是壮观,真所谓惊天地泣鬼神。虽然有时候我们这些无辜群众也会不幸被波及到,但这总比大家都埋头闷在那一片死寂强多了。

        开学一个月后,大家翘首企盼的运动会终于来了,我自然还是安心当我的拉拉队。三天时间不用上课,又和许多不认识的人认识了,和许多不熟悉的人熟悉了。运动会总是体现班级凝聚力的重要场合,每次有班里同学参加的比赛,大家都非常卖力地加油助威,让人情不自禁地就被感染。有时嗓子疼得受不了,下定决心再也不喊了,可当置身于那个环境中时,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至此,我已经喜欢上这个班级了。但这还不够,不久之后,喜爱又升级成了热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