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你幸福

    2008-03-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ivadwj-logs/17655306.html

        最近不断地在各处看到“你一定要幸福啊”这样的话,当时还觉得有点可笑。幸福这种事情是靠很多因素才能决定的,有时单凭自己努力是不够的。又不像举重,拼命一咬牙一跺脚就扛起来了,所以以这种命令或者请求的语气要求别人幸福,似乎有点勉为其难。但现在我开始不这么想了。

        刚才看了六的空间,最新的几篇日志让我几乎可以肯定,他和女朋友分手了。看到这个消息,我的身体都因为震惊开始变冷并且微微发抖,他字里行间流露出的那种极度的痛苦和无助也让我心痛,因为我知道来自朋友的安慰再多也只是暂时缓解,这一切终究都只能由他自己硬抗下来。

        就像知道地球是圆的一样,我一直都坚信那个女孩终究会是六的新娘,不会有其他人选。高中的时候他们就在一起了,那时我们还在同一所学校里,偶尔在教学楼走廊或者放学出校门时看到他们两个走在一起,幸福的样子。那时那个女生还是个有些刁蛮任性的女孩子,会因为和六关系很好的一个女生经常去找他玩而把不满直接写在脸上以及行动上,而近几年我再见到她时,说不出是哪里的变化,但给人的感觉明显已经平和了许多,像是一个能够安心成家做一个好妻子的人了。这些年来,虽然不能说我拿他们当作榜样,但至少是与君共勉,数不清多少次我、檀檀,加上他们两个一起吃饭聊天,他们永远是卿卿我我的,尤其是六的举手投足间满是宠溺。我总是在猜测要多久之后能够参加他们二人的婚礼,并且想像将来的几十年间还有无数次类似的聚会,还是我们同样四个人,也许届时已经事业有成,聚会地点也变得豪华得多,但场面还是一样的快乐温馨。这些年过去,沧海桑田世事变迁,他们一直在坚守彼此,高三的紧张压抑和大学的两地分离都没有拆散他们,现在他们都留在了保定并且有了相对稳定的工作,双方家庭也早已认可,在这种最不可能出现问题的时候,为什么反而功亏一篑?我没有向六细问他们分手的原因,因为我不想让他把那些痛苦的过程再回忆一遍。我能做的只有把我能想到的所有词都敲打到屏幕上,尽力安慰他,一再告诉他即使再难受也不要虐待自己的身体。我不明白,为什么那女生忍心把这么多年的感情放弃,六对她很好,他的家人也早把她当作了家中一员,难道某些现实的、物质的诱惑就那么强烈,他们的感情一直如此稳固,让我想象不到所谓诱惑来自何处。无论如何,希望六能坚强地挺过去,不要因此丧失对真爱的期冀。我告诉他,尽管社会太过现实,但我们内心总要在某处保留一方净土,不被黑暗面所同化。我不指望他目前能够理解,只要他冷静下来之后会思考下这句话,还恢复成原来那个六就好了。

        我敢说,那个女生离开六绝对是她犯的最大一个错误,很奇怪,虽然她伤害六那么深,我却并没有责怪她的想法,也许是我认识她很多年的缘故。我还是希望她能回到他的身边,我已经习惯了看到陪在六身边的是那一张面孔。这和对待伤害大葱的那女生还不一样,毕竟六人家俩人是有多年感情基础的,而大葱同学基本一直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唉,春天本来是个浪漫的季节,为什么大家都纷纷遇到了感情危机呢?

        再回到请你幸福的话题,我明白了,原来这句话并不一定是要求对方追求幸福,而是希望他们在目前的状态中感觉到幸福,不管这状态是得意还是失意,是顺境还是逆境,只要能从中发现幸福的亮点,哪怕只是微弱的一闪,也能使自己心中充满力量,找回失去的东西。所以,请六、请大葱、请我所有的朋友们,你们一定要幸福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出门御寒 2007-03-25

    评论

  • 我现在几乎可以肯定的说,幸福是碰上的,决不是努力得到的。
    回复alex0531说:
    嗯 我觉得也是 至少一部分是酱紫
    2008-03-27 22:11:45
  • 习惯性拜访,飘过~~
    回复说:
    从天上拽下来 拔毛 -w-
    2008-03-27 22: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