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听母亲大人揭露糖果制造业黑幕- -|||

    2008-01-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ivadwj-logs/14615187.html

        这所谓的黑幕其实是20多年前的事情了,我从小到大也听她讲过很多遍,不稀奇了。只不过现在年关将近,又到了集中买糖吃糖的时节,于是最近我经常想起这件事。

        当年俺娘还是个妙龄未婚女青年的时候,曾经在糖厂工作过一段时间。那个糖厂主要做酥糖,也就是虾酥之类的,而我妈的工作是包糖,把糖块往糖纸中间一放,糖纸一卷两头一拧就算完事了。这重复性劳动一天天干下去无聊啊,于是为了解闷她和同事们就经常随手拿过一块糖直接扔嘴里嚼了,正所谓近水楼台,反正糖厂的糖那么多,无论如何也是吃不完的。另外她们还经常用厂里的大油锅炸馒头干吃,满锅的油随便用,真是杀鸡用牛刀啊,这在那个年代也能算奢侈的享受了。要说这样能一边干活一边吃的工作是个美差,倒也不尽然,据我妈说她那阵时间体重猛增,甚至比后来生了我之后的一段时间内还要胖。要解馋,也是得付出代价的。更恐怖的还在后面。酥糖的制作过程有点像包饺子,里边的馅料和外边的一层酥皮分开做,然后再包到一起。里边的馅通常是用一个大锅熬的,那个装满浓稠的馅料的大锅,无论日夜永远都是沸腾的。话说20多年前生产条件和技术力量都有限,一个普通的糖厂自然做不到什么无菌生产真空包装之类的,熬糖的锅想必也没什么特别的保护措施。白天还好,到晚上大家都下班了,驻扎在厂里的老鼠就出来活动了。那一大锅滚烫的馅料想必是香气四溢,吸引着某些不怕死的老鼠,偶尔有个别的到了锅边一不留神脚下踩空就掉进锅里一命呜呼了……于是当我妈她们第二天早晨去上班时就能看见馅料锅里浮现出一只被煮熟的老鼠的身影领导的处理方法是:把老鼠捞出来扔掉馅接着用,并嘱咐大家包糖时碰见有老鼠毛的就挑出来。而我妈的处理方法是:这一批糖就不吃了。于是这批煮过老鼠的酥糖就照常流入市场流入千家万户流入消费者的肚子里……实际上,只有看见的老鼠被挑出来了,但也保不齐有个把的掉进糖锅之后直接沉底了,煮熟之后被绞碎包进了糖里,再说那锅本身也不干净,所以像她们这样择糖而吃的做法不过是掩耳盗铃而已。不过吃了那么多也没发生过头疼脑热拉肚子之类的症状,那老鼠经过高温煮沸了一宿,估计早就消毒了,所以这糖被广大消费者吃了,想来也没什么大碍。混进了荤腥的糖,说不准还能更香一点呐~

        这事我一直以来都是当作笑话听的,没想到它给母亲大人留下了那么深的阴影。前一阵我奉命出去给家里置办了部分年货,就买了一斤酥糖回来,谁知她看到后面露厌恶之色,专挑里边的硬糖吃,对酥糖一块都不沾。一方面是当年吃太多吃顶了,另一方面就是联想到做糖的内幕——当然据我观察主要原因还是前一个。这些酥糖只能都归我和我爹地消耗了,话说我们还是比较喜欢吃酥糖的。现在的糖厂应该会比那时候干净多了吧,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现在那么多吃的东西都带毒带污染的,要是完全追求干净那不如饿死算了。接受现实吧,眼不见为净嘛~我再吃块糖去- -b

    分享到:

    评论

  • 把毛拔干净点~
  • 老鼠肉未必不好吃……
    回复mutouchen说:
    是呀是呀 我也这么认为
    2008-01-29 21:1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