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年

    2007-12-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ivadwj-logs/12593715.html

       今天天初中同学聚会,从1997年入学到2007,我们已经认识10年了啊,这次聚会还是很有意义的捏。

        昨天听某宁说这次参加聚会的有二三十人,让我小激动了一下,好多人都是自从毕业之后都再也没见过了,没准还能见到那谁那谁和那谁- -!想必是盛况空前。我这么一兴奋,晚上做梦就梦见好多以前的同学,可惜就是没有初中的倒是梦见了初中的班主任马老师,好久没见了怪想她的T T再有就是梦见了高中的老师海涛同志,这是我从小到大唯一一位男语文老师啊~在梦里他还是那样一副眯眼坏笑的样子,身材也保持了当时大学刚毕业的“普通胖”状态,实际上现在他作为一个典型的成了家的男人已经远不止这个重量级了……

        话说人算不如天算,上午我们几个人在约定地点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那传说中“二三十人”的大军浩浩荡荡地赶来,最终在N个电话的催促下一共才来了十来个人。大家都是有工作的人了,忙起来身不由己啊,理解理解。随后一行人一起去吃饭,饭桌上当然免不了叙旧。我发现同学聚会可真是一个考验记忆力的场合,初中那段时间的经历我大多都已经忘得7788了,他们谈起的事情,有些我还有隐约的印象,有些则是完全没有概念了。比如他们说了这样一件事:班里一度非常流行扔粉笔头,一开始是捡老师剩下的扔,后来弹药不够用了就直接把整根的粉笔掰断了扔,那段时间粉笔消耗快啊,通常是早晨刚拿出一盒新的到了下午就没了。班主任了解原因之后勃然大怒,罚全班每人交两块钱赔粉笔。大家都很不服气,毕竟有人是没参与过的,凭什么要连累全班,何况还要每人赔一盒,浪费的远没有这么多。于是班长倡议大家都交零钱,不许交整的,以示抗议,钱收上来之后他们还专门出去换了一趟零钱。据当事人称他和班长抱着超级大的一包一毛纸币去了办公室,跟老师说:“这是班里交的钱,您数数吧。”在场的其他老师哄堂大笑,而我们班主任当时眼泪就流下来了。我听了之后都晕了,难道我居然经历过这么神奇的事情么?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啊?也有可能当时罚的不是全班,这件事没有波及到我?初中的时候我可是一只相当纯洁的LOLI来着,没掺合这些坏事也是有可能哒听他们说的时候我挺难过的,因为初中的班主任是我最尊敬的老师之一,不过客观上讲她这种处理办法确实不对,面对一群孩子的抗议想必她会原谅的。至于这件事如何收场的我就更不知道了,我只记得在初中三年里我的班主任曾经很多次主动对抗学校强加给我们的不合理收费。他们还提起了初中毕业之后大家第一次聚会的情景,还说我也参加了,茜茜还一个劲提醒我:“你忘了当时XXXX……”,可是我还是想不起来啊-0-有时候真的禁不住怀疑是不是世界上还存在另外一个我,这些我记不得的场合都是“她”参加的,而我本人可能被一棍子打晕了扔在哪个角落里。靠,怪不得我总是时不时地头疼……当然话说回来,记忆这东西本来就是大浪淘沙的,多年过去,剩下的都是个人认为最有用的那些,我的健忘只能说明我有更多更重要的东西需要记住。

        遗憾的是有几个我想见到的人没有到场。比如我初一时曾经暗恋过的那个小男生-0-我说过了当时我还是个老实孩子来着,所以只能默默地看着他和别的女生们玩得热火朝天,不敢接近人家,所以一直不是很熟。虽然说过了一个初一暑假,再开学回来之后我就已经成了个彻底的球迷,完全把人家忘到一边去了,不过毕竟这少女的情愫我也在有生之年体验过了啊~~他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我很喜欢但是没有成为好朋友的人,有点小遗憾呢。唉,谁让我当时那么乖,要搁现在早就挥舞着触手冲过去卷他了话说,我好端端的个乖LOLI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呐?万恶的高一一班彻底毁了个淑女坯子啊还有现在相当低调的某星星也没来,人还在西安,而且据说有意定居在那了。这些年我时常想起你,一直盼着有一天你能重新回到我的生活中来我们继续做搞怪姐妹,为什么你却主动放弃和远离我们。伤心。

        这次聚会让我更加想念我的朋友们了。碎碎念:春节快到啊快到啊,你们都回来啊回来啊,我要见你们啊见你们啊,都让我卷卷啊卷卷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安利一面 2006-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