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很想记得可是我记不得

    2007-10-2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ivadwj-logs/10389416.html

        下周日是母校二中的百年校庆,我惦记这件事已经有好几个月之久。我在二中的三年时间在我的生命中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这所学校不仅给了我知识,更给我留下了数不清的回忆。自从毕业之后还一直没有机会认真地故地重游缅怀一下,每次去都是匆匆忙忙的,甚至连学校的照片都没有一张,下周一定要好好弥补一下。

        前一阵在群里提了一句校庆的事,当时在线的人反应不是很热烈,但这并不代表没有人关注这件事情。昨天我就收到西西的两条短信,想必都是因为校庆临近怀旧情绪高涨而作的。

        一条是耗子转发给他的,叫做“二中的你”——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二中的点点滴滴,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厕所都不堪拥挤。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

    上课时听歌的你,

    你也是偶然翻笔记,

    才发现啥也没记。

    那时候你总很小心,

    班主任从后门偷袭,

    那时候你也会调皮,

    常常对我们淘气。

    谁帮了没背单词的你,

    谁安慰挨批的你,

    谁叫醒死睡如猪的你,

    谁帮你倒的垃圾。

    亲爱的姐妹兄弟,

    你们都在哪里,

    不管以后有多忙,

    请一定保重身体……

        然后西西就仿写了一条以和之——

    曾经的梦想有很多,

    现在只剩下几个,

    曾经也努力去闯祸,

    让大家注意到我。

    傍晚在台阶旁独坐,

    树影在墙上斑驳,

    片断自记忆中掠过,

    我在思念里沉默。

    谁在唱我们唱过的歌,

    谁在闹市区飙车,

    谁对我笑着说快乐,

    谁从我身边走过。

    沉默,寂寞,留点幽默,

    哭过,笑过,不算错过。

        我读完这两条短信,顿时被温暖加落寞的感觉弥漫了全身,眼底热热的好像随时都会有泪滴下来。那些曾经平常到被我们忽视甚至厌恶的场景现在却全都变得充满了音乐感和画面感,使我越发意识到当年大家是怎样奢侈地挥霍着快乐。

        还好我在当时就已经知道这段日子必定成为一生的怀念,所以我一直在努力地享受,我本以为这样它就会雕刻在我脑中永远清晰如初,但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记忆力。我想记住导致课堂上全体暴笑的每一句妙语,我想记住传出和收到的每一张小纸条的内容,我想记住楼下小卖铺卖的汉堡的味道。然而随着时光的流逝,那些回忆渐渐被覆盖掩埋,先是细节模糊不清,然后是片断无法拼接,最后是想不出某个人的相貌和名字,就像糊在窗棂上的白纸,风吹日晒,一点点地破了,没了。我抓不住它们。

        虽然不会天真地认为那样每天厮混在一起的生活会永远持续,但那时也常常幻想在三五年后、十几年后,甚至老了之后,我们的原班人马还能随时聚齐,像过去一样耍宝、起哄。现在看来这样的想法却仍然是太过理想化,且不说那些渐渐断了联系的默契玩伴,且不说那些像风一样被吹到各地的寂寞兄弟,且不说那总是有人缺席的同学聚会,单是经常见面的这些人,也都已不似从前了。曾经精致干净得近乎完美的少年现在夹着烟卷在酒桌上吆五喝六;曾经有着空灵幻想的女孩现在现实得让人感到刺痛;甚至曾经无忧无虑的我也偶尔会被某个念头窒息……大家都长大了,也许正因为都在经历“二十三岁的迷茫(引用自木头陈)”,所以每个人的言谈举止中,都透着一丝隐隐的忧郁。但是,不管怎么变,唯一永恒的是朋友之间的情谊,正因为有这条纽带的存在,我仍然抱定那个理想化的幻想,坚信大家还能够重聚,并且永不分开。多少年我都等!

        10.28,校庆日,回归日。期待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 2006-10-20
    天津之行 2005-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