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离愁

    2007-10-0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ivadwj-logs/10192279.html

        这两天blogbus又出毛病了,以至于最近几天的事情都没能写上来。当我有写字的欲望时无论如何也打不开,而当我没时间更新只是打算匆匆看一眼时却“刷”地一下就显示出来了。这可真是让人郁闷的情景啊!

        小狗和老太太都在昨天下午坐火车回去了,狂欢落幕。我本以为她们今天才走的,昨天当我不梳头不洗脸地玩了一上午游戏,到中午才不慌不忙地给她们打电话问有什么安排时才得知她们马上要动身去火车站并在两小时后登上离开的列车。这消息让我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我抬头看了看表——如果当时收拾一下直接去火车站倒还能赶上见她们一面,但我实在很害怕这种送别的场面。那些离愁别绪,说出口来或者化作一个拥抱的话都显得很矫情,而什么都不做的话又觉得心中的伤感无法排遣,不如干脆不送了。于是我在电话里和她们聊了两句,告诉她们我就不过去了。我父母得知我不去送她们,对我很是不满,怪我不热情,说这样以后没人再来找我玩了云云。我对此感到很气愤:作为父母他们教育我是理所当然,但唯独在对待朋友的态度这件事上,我不欢迎任何人指手划脚。对于朋友我绝对是真心实意的,在这个前提下我行事有自己的风格,也许有时候会显得有些冷淡,但我相信凡是把我当作朋友的人都是可以充分理解这一点的。我对越熟的人越是不客气,最受不了那些和最亲近的朋友还相敬如宾的做派。真正的朋友是不会因为一段时间的冷落而弃彼此而去的。也许有时候我很固执,总是毫无理由地坚信自己的想法是对的,但我想你们既然接受了我,也会同时接受我的固执的。对吧?我的朋友们。

        前天袖儿、芹菜叶、小狗、老太太四个人一块去打了耳洞,作为宿舍姐妹团聚的纪念,再加上本来就有耳洞的唐唐、尹大和花生米,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没有了。本来她们前天也撺掇我来着,但被我态度坚决地拒绝了。我何尝不想和参加宿舍的集体活动,但是对于打耳洞实在是没有勇气。我向来觉得本来耳垂上好端端一块柔软漂亮的肉,非要在上边打眼儿并挂上金属是一件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扎了之后还要不断地考虑戴什么样的耳钉好看,要搭配脸型搭配头发搭配衣服,本来头发和衣服就已经够我烦了,我可不想再加上一样。再加上TEA以前给我描述的她所目睹的扎耳洞之后久久不愈合一直感染的人的惨状,总之我有一万个理由拒绝。袖儿说早晚都要扎的,订婚之后男方家送的“三金”就要包括耳环,不扎的话没法戴。那我宁可少要一样总可以了吧,或者换成夹的。反正我绝对不会做虐待自己身体的事情的……

        木头陈同学这次回来,我突然发现这是一根多么美好的木头啊!他从电话听筒里传来的声音很美好他在KTV计时单上签名的字体很美好他呵呵笑的样子也很美好。他执意离开时我甚至感到悲伤。我多想让他留在保定我多想让我所有的朋友都留在保定哪怕不能经常见面但只要他们和我在同一个城市里我就觉得幸福,这大概说明我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人吧。木头同学已经许诺了要送我一个暖水袋,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收到过别人送的礼物了,虽然这礼物基本上是我自己厚颜无耻地要来的,不过我还是要感动一大下,因为之前即使我同样厚颜无耻地朝不同人要过很多次礼物,也没有人给- -|||

        突然觉得胃里很不舒服,其他想写的东西就先不写了,去歇着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假期结束 2005-10-07

    评论

  • 等你来香山看红叶的时候就给你。
    回复木头说:
    话说 如果你那特别冷 你就先用着 我这至少还有个其它的呢
    2007-10-10 19:3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