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后

    2009-07-23

        下午五六点钟风雨大作,天黑得和日全食一样。等7点钟到了家,发现西边放晴了,东边还是铅灰色的天,还出了彩虹,于是上楼拿相机又拍了几张。

     IMG_1004

    彩虹,还是双线的。一个网通一个电信么- -b

    IMG_1012

    雨后诡异的色彩。。。。

    IMG_1033

    水面倒影

    IMG_1044

    葱大管这个叫蘑菇云,还特别强调是树下长的那种蘑菇。我说那叫狗尿苔,所以这个应该是狗尿苔云.我似乎永远是说话最煞风景的那个-w-

  •     今天看报纸,市区的中考分数线定了,果然二中还是最低的,比一中三中都低了40分。看到二中5XX的分数线落寞地夹在一中三中嚣张的6XX之间,我感觉很心痛,为我的母校。

        大概从03年我们毕业的时候开始,二中年年中考分数线好像都是三所学校里最低的。招生分数线低——生源不好——高考成绩差——招生分数线更低,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只要不幸掉进某个环节,似乎就永远陷在低谷中跳不出来,除非有特殊事件发生,比如某一年高考成绩超常地好之类的,要出现这种情形估计是很困难的……

        今天我还在想,等偶有了钱,就给二中投资,那些教学楼还挺新估计不用翻修了,那就先在城北盖个分校,最好是初中高中部都有的那种,面积一定要大,环境一定要好!本校老师分批送出去进修,再高薪聘请老师,什么北京四中黄冈中学哪的老师最好就聘哪的,外教一个班配一个,不是文学博士都不要他们~奖学金覆盖50%以上,最低的也得照着一人两千块钱发;然后专门成立一个机构帮助学生改民族改户籍运作特长加分的事;别看条件这么高,学费还一点不多收,另外招生时每高出分数线一分的学生再奖励100块……这一套都做下来,想不火都难啊XD

        yy了这么一通,心里舒服多了。之所以这么关心二中,不为别的,就是因为我最灿烂的少年时代、我最美好最快乐的回忆全都和它有关。离开母校6年了,我发现目前联系最多的还是高中的朋友,Q上高中的好友人数也最多,可以记住手机号码的同样大部分是高中认识的同学……我的回忆留在二中的各个角落,二中已经成为了我的Never Land,只要有它在,我心中的彼得潘就永远不会长大,永远无忧无虑地生活在乐园。

        哈,这个理由貌似私心很重,一点也不像“母校传授给我许多知识以及做人的道理”之类的说辞高尚,不过殊途同归,结果都是对二中深深的眷恋,至少世界上少产生了一个把母校从头骂到尾的小白眼狼……祝福母校二中,希望早日看到你的再次崛起。

  • 冲动是魔鬼

    2009-05-27

       下午在办公室百无聊赖,几个人一边聊天一边等着下班。聊着聊着,窗户外面一男一女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我们办公室窗户正对着马路,自行车道和机动车道之间有隔离带,里边种的那种矮的柏树还是什么。我们注意到那俩人的时候稍微晚了一点,就看见那男的一直弯腰往绿化带里看,女的站在一边面对机动车道一动不动。始终面对外面的白师傅说,估计是俩人吵架,把什么东西扔进树丛里了,男的想捡回来。然后大家就开始猜测:手机?钱包?卡?后来那男的找了半天一无所获,又和女的吵了几句,那女的扭头要走,走出没多远被男的拽回来,继续在树丛里找,女的还在一边旁观。我们就在屋里议论,估计扔进去的应该是戒指,而且不便宜,就这么丢了舍不得啊-0-一个小戒指扔进那丫丫杈杈的柏树丛里,找起来实在有难度哦。

        男的又找了一会,估计是有点急了,和女的争论了几句,转身走了。女的呆立了一会,也往反方向走了。我们说,估计是放弃了吧,可惜没看见他们扔戒指时的情景,如果看清楚落点的话我们去找起来也容易点-0-白师傅说,其实很简单,一根火柴搞定,因为那些柏树上油很多的,稍微有个火星就全烧起来了,烧光了找戒指就容易多了XD正议论着,只见那男的又回来了,拎了把铁锹-0-钻进绿化带里就开始扒拉,把每棵柏树都推着抖搂抖搂,还拿铁锹在里边刨。可怜了那一圈小柏树,都让他推歪了- -b一会那女的又回来了,后来又来一穿绿T恤的男的,估计是他们的朋友来帮忙的,在旁边转了一圈看也插不上什么手就走了。就这么刨了将近一个小时,还是一无所获,最后和那女的一起离开了。这个过程我们医院1楼北侧的人几乎全都看见了,大家在不同的窗口窥视着他们,都展开了热烈讨论,若干个人都摩拳擦掌说要去找戒指-0-不知道这个戒指的最终命运会怎样……

        我就说嘛,发脾气可以,但是要适可而止,吵起架来扔东西很酷吗?要酷就别再回头来找,否则这么狼狈地被人看了笑话,就一点都不酷了。这俩人心里不定多么窝火呢,这个别扭闹的代价可大啊XD冲动是魔鬼啊~~~

  • 聚会

    2009-05-03

        看了我09年以来每个月的博客数量,我很惭愧,虽然日访问量总在10-20之间徘徊,但我还是觉得对不起这个数字,何况可能这些点击大部分都是被我N久前写过的某几篇含有热门关键字的日志吸引来的(比如伦理片啊、德育论文啥的-w-)。每年的大学毕业前夕关于德育论文的搜索就会成为我访问量的支柱,我一直在猜想我那篇文章被复制粘贴过多少次了,不过现在回过头去看看,自认为无论是创意还是质量还是字数,都对得起引用它的师弟师妹们,稍微改改又是一篇好文

        五一的3天假期除去值班一天和全体被boss克扣掉的半天,只剩下了一天半。1号睡觉、逛街,晃晃就过去了,忙的日子在2号,上午需要上半天班,本来下午和晚上安排的是吃饭、唱歌、再吃饭、再唱歌,但是因为一起晚饭的那帮人这两天都是到处赶场,人困马乏,晚上的K歌就没有进行,改成了在饭店闲聊+杀人游戏。

        上班对我来说是一件极其残害心灵的事情,天天在办公室闷着,被主任评价为“气质阴郁、性格内向、不阳光、不活泼”,时间一长都忍不住怀疑我真的是那样的人了,总是害怕脑袋会在这样的环境下锈掉,再也找不回原来那个自己。直到和朋友们在一起相处时才发现,我没有退化也没有改变,无论是贫嘴还是忽悠还是联想还是反应力,样样保持着良好的状态,能轻松跟上大家的节奏。我还是那个上蹿下跳语惊四座的人来疯,满足了满足了XD我只是不理解为什么在不同的人眼中我能留下截然相反的印象,好像在哪里有个转换开关一样……不,这个比喻不恰当,内向和外向并不是我性格的两面,也许说我内向的样子是戴着一张面具更合适点,只可惜,这张面具的摘与戴不受我意志的控制,只由我面对的人来决定……工作这件事一定是和我的八字不合,一面对它我的小宇宙就飚不起来,我也没办法。

       2号中午先去见晓丹和琳琳,买了蛋糕给晓丹过生日,在山外园一个巨憋屈的小雅间里吃饱喝足,然后K歌一下午。从KTV出来稍微晃了一会就又去赴晚宴,会见伟伟一行人。我觉得伟伟的做法很明智,在一顿饭里把好几拨朋友都整合起来了,大大节约了人力物力财力,只可惜到场的7个人,除了伟伟自己之外剩下的都是俩俩的,这让偶想到了木头同学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只要有我在场的聚会一定是单数人”,葱大说,这个好办,下次再聚会让木头和伟伟凑一对好了-0-大家对这个单蹦儿的孩子一通挤兑,但是因为他是最后掏钱的主儿所以又得掌握分寸不能把他挤兑走,晚宴就在这样和谐欢乐的气氛中开始了。虽然我和郝勇以及他的博士女友是第一次见面,和赵光及女友也只见过一次,但大家一点陌生的感觉都没有,落座就开始一见如故地开玩笑、聊天。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无论背景、职业,都永远有一个共同的话题——“想自己干点什么”,然后就每一个想法兴致勃勃地讨论可能性。创业并且一战成名的想法很有吸引力,谁都想通过这条途径保证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但不得不承认我们的视野还是太窄了,搜肠刮肚地也就那么几个点子,还有待于生活的历练啊~~

        我们就这么坐着聊了4个小时,晚上饭局结束时已是10点钟,五一结束后大家又要返回各自的城市,想想大学时有那么长的假期而我们往往在每个假期只见上一面,真是种不考虑将来的浪费。为什么我们总认为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还好席间听伟伟说他打算在两年之内回到保定,让我对未来又有了些期待。

  •     今天去肖总家看小雪纳瑞,瞬间被萌翻了——当然,我指的是除嗅觉之外的感官啥也不说了,上图你们就知道它们的杀伤力是多么强大鸟~

    IMG_0656

    先来个小狗狗全家福-0-它们的妈咪一直在动来动去,拍不清楚。

    IMG_0643

      都还没睁眼呢XD

    IMG_0688

      睡得忘乎所以-3-

    IMG_0682

    偶忍不住蹂躏之-w-

    IMG_0683

    继续蹂躏。。。。。。

        它们的英雄母亲豆豆是一只脾气非常好的狗狗,无论我怎么折腾这几只小狗,把它们从窝里捏出来给它们摆pose,豆豆都只是过来看一眼,一点不友好的表现都没有。抚摸豆豆的触感对我来说很奇特,因为我很少有机会触摸这种带毛的温热的柔软的呼吸起伏的有生命的身体,这种感觉熟悉又陌生,使我的意识陷入若有若无的恍惚,就好像在冰冷坚硬的世界中找到一个小小的依靠,进而舍不得把手移开。

        下面再发两张回家路上拍的照片。

    IMG_0695

    这是路过华中假日时门口壮观的包工头停车场-0-我很纳闷为什么搞装修的都喜欢买这样子的摩托车……

    IMG_0698

    楼下的花花XD偶还为了看花园里唯一的一朵玉兰花激动地跑进了草坪,谁知道那草坪刚浇过水,到处是松松软软的,我一踩沾了满脚的泥,回头还得刷鞋T T